姜不生

杂食

珍珠(ABO 大三角黑化轰)

*黑化轰

*诱拐情节

*轰出胜三角







碍眼——

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那个人的存在都跟漂浮在牛奶上的肮脏苍蝇一样让人恶心。


轰焦冻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了,自从他被逃离对父亲的仇恨后,这种感觉便很少出现了。


像是被蛇缠上脖颈,冰冷滑腻的触感透过皮肤传达到神经,让他从手指头到全身,都难以克制的窒息。


又来了——


那个总是围绕在甜美的牛奶旁嗡嗡作响着的苍蝇,爆豪胜己。

个性代言词是嚣张跋扈的爆豪胜己,此刻正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发小,绿谷出久。

“婊子,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

他一拳打在绿谷耳畔,热浪后的气流带起绿谷柔软的发,被施暴的墙壁不堪承受,生生被砸出一个大洞,石灰沿着被炸开的纹路掉下来,落在绿谷干净的校服上。

“不 准 跟 别 的alpha 讲 话”


一字一顿的讲出,爆豪胜己语气里尽是压抑的怒火。


又来了,又是这副语气,好像绿谷已经是他的标记omega了般,口气里的自以为是,傲慢自私,都让轰焦冻难以忍受。


他同时无可避免的想到以前家里那个男人养过的一条德国猎犬,就算是自身不喜欢吃的食物,哪怕根本不会动一口,也将其理所当然的划入自己范围,对觊觎食物的掠食者双眼猩红,凶狠的露出獠牙。


“小胜,可是我已经快要成年了,欧尔麦特那边说了,如果我成年后没有被标记,将会禁止我的英雄活动。”


“那就禁止啊!你这个废物从小到大都喜欢做白日梦,omega就给我回家好好的呆着,每天喊着我要当英雄真是恶心透了啊!”


绿谷的拳头松了又紧,来回往复好几次后,兔子终于鼓起勇气,他抬头和爆豪胜己对视道:“可是卡酱,就算我要回家呆着当omega,我也得和别的alpha结婚啊。”


在一旁的角落里闻言,轰焦冻摆出战斗状态,他预想到被刺激到爆豪胜己狂怒的脸,那金色的头发根根竖起,被怒气所感染,面部狰狞不已。


而预想的场景并未出现,映入眼帘的,是正在亲吻绿谷的爆豪。


那是个非常用力的吻,良好的视力让轰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舌头互相纠缠的两人,因为太过蛮横导致绿谷嘴角的津液滑出,混着被爆豪咬出血的唇,在绿谷泛红的脸上显得这一幕更加意乱情迷。


轰焦冻出乎意料的冷静,他现在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像是天平的两端,将愤怒和对即将要做的事的畅想放在上面,达到平衡点后,反而让他平静。


他看完了这个漫长而粗暴的吻,他的目光缓缓游过绿谷的颤抖的睫毛,和泛着泪光更加楚楚动人的眼。


轰焦冻开始呼吸急促了起来,这样的嘴唇要是由他来品尝,将会是什么滋味呢?

“小胜,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情感呢?”

“一边不让我接触别的alpha,一边又不愿意标记我…我也是个人啊,不是你可以随意玩弄的东西。”


绿谷出久又在小声的哭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爆豪烦躁的甩了甩手,他对废久的眼泪倒没什么怜惜之情,只觉得让人烦躁不止。


“标记?废久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留下这句话,爆豪胜己便离开了走廊,他向来如此,只按心情行事。

废久当然是配不上他的标记了,他不会把自己的一生和一个总是哭哭啼啼的跟屁虫绑在一起,至于不喜欢看他和别的alpha接触?


有什么问题吗?绿谷出久的眼睛,就看向他就够了,跟小时候一样,只看着他就够了。


轰终于露出了近几个月以来的第一个笑容,真蠢啊,遇上这样愚蠢的情敌,轰焦冻都忍不住要感谢上天了。


愚蠢的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愚蠢的被自己的观念束缚,愚蠢的将绿谷这个发光体推开,这样的幼驯染,轰几乎可以预料到之后爆豪胜己那发狂的表情了。


轰走出角落,来到绿谷出久面前,他轻轻的为绿谷抹去脸上的泪珠,动作温柔又珍惜。


马上就不会再让你受这种伤害了,我的珍珠。


他带着绿谷来到学校旁常去的一家小餐馆,和往常一样点了猪排饭和荞麦面。


上菜的时候老板和他们两打了个招呼,因为是熟人导致分量总是很足。


吃到一半,绿谷似乎是因为太累了,而在餐桌上睡着了,老板笑着让轰带走了绿谷,礼貌的道别后,轰带着绿谷回到了家。


夜晚7点35分——


轰焦冻将细长针管插入一小罐药剂中,透明的液体沿着针管壁向上爬去,氧气随着液体的到来一点一点的被挤出去,留不下一点存在的痕迹。


药剂的瓶身上工整齐正的写着:omega催化剂。


时机成熟了呢,轰焦冻暗自想到,他吻上绿谷白净的脖颈,轻轻舔舐着那细小的腺体。


只属于我的珍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





评论(72)

热度(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