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生

杂食

梅林啊!#2

我劝大家都看看😭

写给空耳狐:



1.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一年级生课表上显示,入学第二天就会迎来校长的课,这使得他们大部分人都很紧张。然而走进教室时,等待他们的只有讲台办公桌上一只优雅的虎斑猫。


乐华庄园几个神经粗胆子大的孩子立刻凑了上去。


陈立农在他们后面,注意力倒是没有被猫吸引过去。他个子高,坐着也看得远,于是转过脑袋把教室里或熟悉或陌生的脸都确认了一遍,除了收到发小林彦俊冷漠的侧目之外,他没看见他想找的人。


那说明不在斯莱特林,陈立农莫名松了口气。他怕自己到头来反而舍近求远。


 




2.


天真的孩子们可能已经忘记了他们面临的是变形课,但执教这堂课的校长让所有人都好好感受了一把变形术的奇妙和颤栗。当虎斑猫踏着学生们的肩膀,纵身一跃化成人形落地后,刚才还带头吸猫的Justin吓得从讲台边摔到了地上,顺便带翻了一旁的范丞丞。


“变形术是你们在霍格沃茨课程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法术,”从猫变回人的校长利落地甩了甩长袍,方形镜片后的双眼精明威慑,“任何人要在我的课堂上调皮捣蛋,我就请他出去,永远不准他再进来。”


话音刚落,教室的门被吱吱呀呀地推开了,一个银发男孩慢慢从门外挪进来。陈立农发现对方是昨天连累自己一起掉进水里的冒失男孩。


“对不起教授,我迷路了。”银发男孩笑得很无害。


所有学生倒吸一口凉气。


“你叫什么名字?”


“钱正昊。”


“很好,”校长挑起细眉,打量他银绿相间的校服领带,“斯莱特林,扣十分。”


 




3.


霍格沃茨的楼梯总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有的又宽又大,有的又窄又小,而且摇摇晃晃,甚至每逢周五就通到不同的地方,或者上到一半,台阶会突然转向另一个走廊。


所以第一天,甚至新生到来的一周里,因为迷路而迟到并不稀奇。只不过,明明指对了路,最后却还是被小伙伴带偏了,这就有点窝火。


尤长靖凶凶地瞪着陆定昊。


“楼梯变向了我怎么会知道…”陆定昊支支吾吾地小声辩解。


他们此时已经坐在魔咒课的教室里,身材出奇短小的男巫弗立维教授正站在一摞书上,用他尖细的声音念着课本上的咒语。


“楼梯根本没有动就是你记错了,”尤长靖用牙缝里挤出音节反驳陆定昊,粉软的嘴唇纹丝不动,“你该庆幸弗立维教授脾气好,换成别人我们早被罚了。”


“楼梯那么多就是很难记啊,”陆定昊不依不饶,“而且迷路的不只我们…”


坐在他们后面有两个赫奇帕奇的学生也迟到了。其中一个几乎是片刻不停地在念叨另一个,从对方没有选对他爱吃的早餐抱怨到刚才进教室时对方如实回答的迟到理由。被抱怨的那个还任劳任怨,一句回应都没落下。


尤长靖忍受了三个小时魔音灌耳。


 




4.


课间的时候尤长靖知道了这两位赫奇帕奇学生分别叫李长庚何东东。


尤长靖发誓再也不会坐在这两人周围了。


 




5.


霍格沃茨的午餐并不像昨晚的入学迎新那样种类丰盛,但也足够美味,陈立农怀疑自己是否吃得太过满足专注,不然怎么会吃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见着尤长靖出入过餐厅。


“拉文克劳或者…赫奇帕奇的学生,不在这里吃饭吗?”陈立农疑惑地问向身边的小伙伴,“还是说,跟我们不是同一时间吃饭啊?”


他怀疑他跟尤长靖的学院无缘到不仅上课凑不到一起,吃饭也分时段。


朱星杰和小鬼皱着眉摇头:“不会吧。”


“怎么可能啊,”范丞丞嘴里塞了一片牛排,嚼吧嚼吧还没咽下去,吐字稀里糊涂,“这么大地方不够吃啊怎么的,分开干啥?我看吃的也够,”说完又叉起一块布丁,大手一挥,“怕不够咱下了课早点来就是了,不担心!”


范丞丞之前已经吃掉了三块布丁,正准备吃第四块。


Justin心如止水地看着范丞丞:“别吃了。”


 




6.


尤长靖再次被陆定昊拐迷路了,在午餐时间。这使得他们赶到餐厅时,尤长靖最爱的约克夏布丁已经没有了。


尤长靖感到愤怒而震惊。


“你到底是怎么被选进拉文克劳的?”他看着陆定昊。


陆定昊心虚地撇了撇嘴。


 




7.


其实,比起吃不到布丁,更让尤长靖无奈的是,他本以为可以在午餐时间遇到陈立农。


 




8.


对于魔法界全民热爱魁地奇的孩子们来说,入学第一天就有飞行课,无疑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已经跃跃欲试地在草坪上候着了。


“来吧站成一排,每个人都站到一把飞天扫帚的旁边,”霍琦夫人顶着干练的银色短发,朝学生们拍手催促,“然后伸出右手,放在扫帚上方,说‘起来!’”


“起来!”孩子们丹田充沛地齐声大吼。


陈立农的扫帚立刻像磁铁似的吸到了手心里,像他一样顺利的还有朱星杰小鬼和周锐,以及斯莱特林的钱正昊。其他人就没这么走运了,有的扫帚在地上翻滚转圈,有的根本纹丝不动。


一个长相斯文清俊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孩被弹起的扫帚直击脑门,应声倒地。


“彦辰,彦辰你没事吧!”几个斯莱特林学生纷纷围了上去。


 




9.


新生们的飞行课上似乎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受伤晕倒,这已经成为惯例了。霍琦夫人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嘱咐剩下的学生们原地站好,不许骑上扫帚,等她把人送去校医回来再说。


陈立农跟朱星杰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霍琦夫人的背影一消失在城堡门口,立刻跨上了扫帚。


 




10.


事实证明,他们应该听霍琦夫人的话。


几个有飞行天赋的孩子骑着扫帚在天上飞来飞去,其中钱正昊最快最灵活,还能在空中倒挂下来转一圈,看得地面上几个女生发出受到惊吓的尖叫。


格兰芬多一个身条颀长的男孩十分眼热,但他目前还不能把扫帚成功召唤起来,于是急吼吼地骑了上去,开始原地蹦跳,指望一步窜天。


“磊子啊,你不能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周锐在一旁语重心长地对这个叫董岩磊的男孩说道。


董岩磊不听,小腿一发力,扫帚还真应了他心愿,带着他嗖地窜了出去。


只不过,窜得有点远。


其他孩子们看着被扫帚拽着在天边旋转的磊子,陷入不知所措中。


 




11.


尽管这是霍格沃茨开学第一天,但尤长靖已经可以判定,魔法史是所有课程中最枯燥乏味的一门课。这并不是这门课本身的问题,而是他们的幽灵教授,宾斯先生,可以做到用单调低沉的声线将一段堪称精彩的战史讲得乏善可陈。


陆定昊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饶是精力集中的尤长靖也有些顶不住困意。他把脑袋靠在玻璃上,强撑着听课,直到感觉一阵不同寻常的风贴着窗面扫过。


尤长靖抬起头,看到几个身影从窗前嗖嗖掠过。


咦?


尤长靖睁圆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脸蛋贴上窗户,努力地看着窗外半空中一个坐在扫帚上的身影。


那不是…?




 


12.


刚会骑着扫帚飞就要在空中救人,显然不太明智,但眼下也别无他法。


朱星杰和小鬼一人一边,扯着大家合力绑在一块的校服长袍,在半空中随着董岩磊横冲直撞的方向移动盘旋,试图把董岩磊整个人包起来送回地面。而董岩磊此刻仿佛骑在一头公牛背上,上蹿下跳,嚎啕尖叫。


“我们靠近点你跳上来,抓住这个!”朱星杰挥舞着手里捏着的一端长袍。


“一旦抓不住怎么办!”董岩磊失控咆哮,“我就不能冲回地面吗!”


“以你的水平刹不住的,”钱正昊骑着扫帚在下方盘旋,一脸无害地补刀,“撞到地面的话,不死也半残。”


董岩磊欲哭无泪。


“抓不住我在下面接你啊,”钱正昊继续仰着脸转圈,“我速度很快的。”


董岩磊看着比他小好几码的钱正昊:“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他们此时离城堡其中一座塔楼很近,陈立农飞到墙壁附近,跟朱星杰和小鬼形成了一个三角阵,把董岩磊围在中间,钱正昊则在所有人的下空盘旋移动。


“放心跳吧磊子,”陈立农往下降了降,几乎跟钱正昊持平,“抓不住长袍的话我能接住你,然后让钱正昊带你下去。”


“为什么不是你带我下去啊?”董岩磊发出不信任的嚎叫。


陈立农笑得很不好意思,“因为我水平还不够载人啊。”


 




13.


最后有惊无险。


董岩磊丢下扫帚,纵身一跃扑到朱星杰和小鬼张开的长袍上,眼看要把布料扯裂掉下去,幸而被陈立农接住了,毕竟长袍带来了有利的缓冲。不过陈立农还是被扯得在半空中坠下去大半截,吓得地面上所有人倒吸凉气。


同时,陈立农头顶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惊呼。他抬起头,正对上一张从窗户里探出来的小脸。




 


14.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陈立农一脸惊喜地看着尤长靖:“你怎么在这?”


“我在上课啊,”尤长靖看起来既开心又担忧,“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刚才!”


“呃,我在,”陈立农低头看了看下方被他一只手拽着的董岩磊,“我在救人。”


董岩磊此时已经浑身脱力,勉强爬到钱正昊的扫帚上,由他带着飞回了地面。恰巧这一幕被刚从校医那回来的霍琦夫人逮了个正着。


“天呐你们!”霍琦夫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半空中几个胡闹的孩子,“你们给我下来!立刻!”


“惨了…”陈立农大事不妙地吸了一口气,“我得走了,回见。”


回见?哪里见啊?尤长靖焦急地趴向窗口,“哪里见啊喂!”


陈立农飞出一半回过头来,看着尤长靖肩上象征着学院的矢车菊蓝色,下垂眼笑眯眯地弯了起来。


 




15.


“等我去找你。”


陈立农丢下这句话就被教授揪去罚禁闭了。尤长靖趴在窗边,出神看了很久,才想起自己也在上课这件事,迅速坐回到座位上。










tbc




我们格兰芬多勇士和拉文克劳甜心好事多磨





评论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