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生

杂食

【农靖】迎风

😭怎么这么甜啊

三号主页:



我是真的没时间写文但还是来瞎搞想搞的了,一个仓促的短篇,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








【我不会被风带走 也不是非要说不】






风起有时是连锁反应。


芦苇受了撩拨摆动着身躯示好,失落的燕子断念南飞,城市最高处的王子会失去他所有的一切。


可尤长靖不是芦苇也不是燕子,更不是那座雕像,北风不能影响他半分。






接触到陈立农时跟初印象并不一样。


初印象是包装精美造型浮夸甜美诱人的草莓棉花糖,甜腻感快要溢出来。在位置测评《我怀念的》相遇时,棉花糖已经默默换了口味包装,咖啡带着点苦,刺拉拉的袋子抓在手里还有些疼。




尤长靖当然知道为什么。


A等级,210票,拿过一位的孩子。但不止是这样,A掉C,不被服气的排名,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阴谋论和质疑。


相处前尤长靖没关心过陈立农的笑是否发自内心,相处后的答案显而易见:不是的。


男孩子算不上快乐。




当然,尤长靖也并不会因为察觉到这点多生出什么怜爱之情,男孩子获得了几乎能确定出道的巨大人气,不像他还在线外苦苦挣扎,这已经是非常幸运了。熟悉尤长靖的人总爱说尤长靖像个中央空调对谁都好,所以尤长靖不过是像自己一贯做的那样,把踏进范围内的陈立农纳入了供暖对象。




但没调整好情绪状态的男孩子对他不算温柔。


尤长靖弹着琴跟陈立农一起练歌时被陈立农不留情面吐槽两人没默契,跑步机上伸手乱按他的速度控制键大呼小叫“跑起来待会儿不准吃东西”,喊他尤长胖,逮到他吃油炸食品时不容拒绝地让他“交出来”。




后来尤长靖才想通在管着他吃东西时男孩子就已经对他卸下防备跟警惕心了,可能还有一点控制不好表达方式的凶巴巴,追究起来也只是一种混着控制欲的为他着想。




即使是抱有误解的当时也没什么,和人交往时比起别人的态度尤长靖更在意自己的处理方式,所以他并不介怀。唱歌上陈立农遇到问题尤长靖总会尽自己所能来帮他,管他吃东西是为他好,顺着是应该的。主动一次得不到好的回应,那么主动第二次就好啦。


17岁的小孩即使被冻成冰山多对他笑几次也很快融化了,没多久陈立农就开始黏着他,位置测评后不在一小组也经常来找。




尤长靖往宿舍墙上贴节目组帮忙打印激励自己减肥的A4纸时,陆定昊在旁边抱着双臂一脸嫌弃样:“也太会折腾了吧,农农知道你把他贴在我们宿舍吗?”


指的是那张自己偷吃被抓后接受陈立农目光审判的节目截图,还没等尤长靖张嘴回答,陆定昊又八卦兮兮地开了口:“可是农农是不是有点……跟你太好了啊?”


“……有吗?”尤长靖随口答道,“他跟林彦俊木子洋他们也很好啊。”


“可他不会管着他们减肥诶。”


“……他们也不需要减肥好吗。”




需要减肥的尤长靖那天夜里又被陈立农约了一起去健身房跑步,跟在陈立农身后进门随手落了锁,陈立农转身一副终于抓到现行逮到机会的表情:“我上次就想问了,你干嘛把门锁上啊。等一下有人来怎么办?”


尤长靖愣了一下,脑子没想好嘴巴先开始解释:“没有希望有人来啊,我比较喜欢一个人。”


陈立农像听到什么傻话般地笑开:“可是我在这里诶。”


确实是傻话,所以尤长靖干脆摆出恼羞成怒的样子跳过话题:“别废话跑步啦~!”




站上跑步机之后尤长靖的脑子开始想东想西:什么时候他们开始被怀疑关系太好了呢,什么时候陈立农对他是无所顾忌想问就问的态度了呢,什么时候他跟陈立农相处时自在过了头呢。


他想了想自己落锁的原因,他是真的不希望别人来。


换句话说,陈立农不是别人。






那陈立农是什么?


结论不难得出,一个容易受伤又很坚强的小朋友。




林彦俊跟陈立农谈心的那天回寝室时情绪还没平静下来,于是跟尤长靖感叹了几句,尤长靖其实真的不太想搭理他。陈立农一直都很简单不难看透——那些伤害让他一时间封闭了内心,再后来因为他自己的成长也因为周围人的友好,他又慢慢恢复了少年该有的样子。比起陈立农倾诉的内容,倒不如说尤长靖更惊讶于陈立农开口向林彦俊倾诉这件事。有时表达作为情感疏通能让人更快治愈,看来小朋友又往前成长了一步。




“往好了想,在风雨中摔打成长的花会绽放得更美,”尤长靖激动地捶打林彦俊的肩膀,“天呐我好有哲理~!”






要说喜欢的话是喜欢的,跟林彦俊木子洋一样的喜欢,跟很多人相同无差别的喜欢。那些喜欢是因为陈立农讨人喜欢而不是因为他有了什么别的贪念。欲望过多的熊必然会两手空空从玉米地里出来,尤长靖很明白这个道理,他绝对不要落空,他要摘到自己想要的那根玉米。


很快到了该从玉米地里走出来的日子。


宣布第9名之前整个世界像被抽成了真空,尤长靖甚至开始耳鸣,周围的一切听不清也看不到,他恍惚以为自己真的要当那个两手空空的熊了。


还好,最后PD喊出的是他的名字。






那之后热闹持续着,出道的喜悦令人头昏脑涨。尤长靖记得陈立农给了他一个很热切的拥抱,记得陈立农站到他身边两人讲了很多话,再到热闹沉寂下来的深夜,兴奋感已经淡了不少,大家各自回了住的地方准备休息时,陈立农又出现在了他房间。


“长靖,恭喜你出道。”


这句话陈立农跟他说过了,不过再说一遍完全可以。尤长靖蹲在地上抬头冲陈立农露出笑容:“也恭喜你出道~”


“你表现得这么棒,我有份奖励要给你。”




听出了语气中的不安与期待,尤长靖意识到这也许是个认真的话题,于是起身走到陈立农面前。


“是什么?”


男孩子看向他的大眼睛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犹豫了几秒,张开双臂把他抱进怀里。


“一个比较大只的高中生,你要吗?”




这个小朋友那么勇敢又那么脆弱。如果说不,他受了那么多苦才重建的晴郎天空是不是会瞬间下起雨呢。


尤长靖问自己,那你舍得吗。


答案是不舍得。


大只的小朋友就还不错啊,可以管着他黏着他还可以公主抱举高高,越想越觉得真的是赚了。




尤长靖伸出手,回抱住他。






END.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