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不生

杂食

那个嫁给了omega的beta(ABO文)上


本来说昨天写的,结果昨天看偶练去了hh

*尤长靖不是beta,林彦俊也不是omega。下篇会讲

*涉及结婚

*可能会开车


1.

“林,林学长,这是我喜欢你很久了!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心意。”

这是在A高中放学后的教室里,夕阳的余晖将教室切割成两个空间。在有光的那边只看见一个高个男生立窗靠着,他背光而立,虽然看不太清脸庞,但身姿挺拔,远远看去,这一幕仿佛少女漫画的某些场景。

在他面前的是个模样娇小的少女,正低着头,手上是一封粉色信纸。

男生并没有接过那封信,这样安静的教室里,只听见少年青涩的声音响起,他开口道:“谢谢你的心意,可是,你不知道我和你一样,都是omega吗?”

o,omega?女生如遭雷劈,这么一个英俊潇洒,帅得人神共愤的学长居然是omega?

她颤颤巍巍的走出教室,落寞的背景写着不敢置信几个大字,沉重的双腿带着她无疾而终的初恋,回家去了。

2

林家作为A市的大户,百年来所有的后代皆是alpha。大家基本上将林家当做alpha的人间基地,每当有家庭想生alpha时,都会跑到林家门口拜一拜,甚至放点吃的,大概就和入庙拜送子观音一个道理。

林家这代的生了两个孩子,姐姐已经成年,是个非常霸气的女性alpha,曾入选“omega最想嫁的alpha之一”。而当时还没到青春期的林家小公子林彦俊,大家就没想过他不是个alpha。

且不说林彦俊长得多帅气,从小到大收的礼物和情书都可以说是成千上万,武力值更是厉害,小学三年级便称霸整个小学。

在广大omega的期待中,我们林小公子终于迎来了他信息素爆发的那天。

据知情者描述,那天天色阴暗,乌云密布,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巧克力信息素,引起周围的alpha躁动不安。

虽然很快被打了抑制素,但还是被大家发现,林彦俊,这个A市未来最帅的男性,精神力和武力值都爆表的这样一个生物,居然是个omega?!

那一夜,多少omega的芳心破碎,只留下枕头上哭泣的泪水。

那一夜,多少alpha的自尊心跌倒谷底,长期被omega踩在脚下的耻辱,让他们彻夜难眠。


3

但A市近十年的传说不止于此,还有一个奇葩,能与林家小少爷相提并论。

这是挑战alpha自尊心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他们不但经历了被omega按在地上揍得哭爹喊娘的恐惧,更被一个不知名的beta抢走了全国高中生机甲大赛的冠军。

这两人不仅让alpha开始怀疑自身的优越性,甚至引起了一场解放omega的反抗大潮。

更有专家连发十篇文章,证明beta omega并不比阿尔法差。更是引领了一场omega婚后出来工作的风潮。

这位全国不知名的beta却是A市响当当的实力派。一双星眸,唇红齿白,长得十分可爱,容貌堪比omega。

但实力强得一比,机甲操作行云流水,精神力更是达到了a级。

全国大赛决赛那场,他在全在全国人民的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机甲被对面重创,已经无法站立的情况下,他却抓住了对方近身准备最后一击的瞬间跑出机甲操作舱。

快捷利落的跳到对方的机甲操作舱面前,紧接着用强大的精神力扰乱对手操作,最终让其放弃机甲投降认输,挽回了在场所有人都认为必败的一局!

事后接受采访时,有记者问到他对这种结果满意吗,他笑道:“甚是满意。”眼里的坚定和纯粹感染了不少人,更有alpha愿意不计较他beta的身份将其娶回家。


无巧不成书,这两个打破世间规则的人刚好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更在去年一同升入A市高中。关于这两位少年的事,从来都是人们饭后茶余的话题,而关于这两人会不会在一起的争论更是从未断过。

毕竟一个长得比omega好看,实力强过alpha的beta,和一个帅过所以alpha的omega,这两人不在一起,好像都有点说不过去吧?

4

而备受争议的两位主人公,此刻却在一个被窝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些啥。

“小春半夜醒来,看到床边站着一个女人。她试探性的喊到‘佐子?’”

“‘是我’,那女人回答道。小春这才安下心来,她问佐子‘大半夜不睡觉你干嘛呢’”

“佐子却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我在找我的腿啊’”

“小春有些不舒服,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了下头,舒展下僵硬的身体。但当她转过去时,却清楚的看到,她的左边,佐子正安详的睡着。那她右边的佐子,又是谁呢?”

“滴答,滴答,好像有水滴的声音传来,小春看着佐子的手慢慢接近她的腿,她终于忍不住…”


“啊啊啊啊啊啊!!!林彦俊你闭嘴!!!!不准讲了!!”

听到尤长靖带着哭腔的呐喊,林彦俊把放在下巴上的手电筒关掉。掀开被窝,很好尤长靖的脸上果然已经泪眼朦胧,看起来非常可爱。

“好了好了不要哭啦。你说你又害怕鬼故事,自己又忍不住想听,你是不是笨蛋”

尤长靖凶狠的瞪了林彦俊一晚眼,还带着刚路过的鼻音吼道:“你闭嘴!我叫你不讲你就会不讲的!”

“这倒是不会。”林彦俊笑嘻嘻的说道,要是不能把尤长靖吓哭,他怎么和他一起睡觉呢。

揉了揉尤长靖毛绒绒的脑袋,林彦俊安慰道:“好了好了不要哭啦,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睡觉的,有鬼怪我就把他们打跑好吧。”

他把尤长靖的被子拉上来,盖好后自己也钻进被子里,哄着尤长靖渐渐睡去。

月光轻轻撒进房间,房间里相拥而眠的少年们呼吸平缓,一切静谧而美好。

评论(30)

热度(194)